图书类别

  点击此处订阅版权书讯

  • 欢迎关注ANA微信账号
  • 轻松掌握最新版权资讯
作者介绍
  • 片慧英
  • Hye-young Pyun
  • 片慧英(Hye-Young Pyun, 편혜영),1972年出生于首尔。2000年,凭借短篇小说《抖落露水》,她亮相《首尔新闻》主办的春季文学比赛,进军文学界。她已出版多部短篇小说集:《葵的花园》(2005年)、《到犬舍去》(2007年)、《求爱夜》(2011年)、《一夜路过》(2013年)、《灰烬与红》(2010年)、《他们去了西部森林》(2012年)等。

    《灰烬与...
  • 《直线定律》
  • The Law of Lines
  • 图书类型:韩语小说
  • 者:Hye-young Pyun
  • 出 版 社:Arcade
    代理公司:Barbara Zitwer/ANA/Conor
    出版时间:2020年5月
    代理地区:中国大陆、台湾
    页    数:264页
    审读资料:英文电子稿
  • 人:Rights      浏览次数:811          视频资料

内容简介

当发现Gi-jeong疏远的同父异母姐姐在河中淹死时,Gi-jeong询问了任何可能了解事情经过的人。与此同时,由于担心被过去的人们追捕而多年没有离开家的Se-oh,为了一件难得的差事而冒险离家,回来后才发现她的父亲因一次瓦斯爆炸而丧生了。毫无耐心的警方为了及早结案,把Se-oh父亲的死定性为由于无法偿还债务导致自杀,但Gi-jeong和Se-oh相信两个案件背后的故事还有很多。Se-oh在暗中追捕她确信对父亲的死负有责任的那个人,并计划对那人实施报复,Gi-jeong和Se-oh的命运逐渐相交在一起。
   
自2000年出道以来,朴慧英以其对...
展开

媒体评论

“一部酝酿已久的惊悚小说。”——《纽约时报》书评

“一部引人入胜的存在主义惊悚小说。”——《华尔街日报》书评

“本书绝对在我的书单上。”——宝拉•伍兹,《洛杉矶时报》,“你最应该阅读的韩国惊悚小说的五位作者”

“韩国作家朴慧英的《直线定律》由Sora Kim-Russell翻译,讲述了两位最近经历了家庭悲剧的年轻女性的故事。高中教师Gi-jeong Shin在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被淹死后才知道她参与了一个毁灭性的金字塔计划。Se-oh Yun,一个害怕的隐居者,很少冒险走出她和她的父亲住的房子,有一天出差回来,发现她的父母长期受到一个收债人的骚扰,并在一场煤气爆炸中烧毁了房子。(父亲后来死于重伤。)
 
“Gi-jeong通过追踪和联系那些参与了陷害她姐姐的金字塔计划的人来发泄她自己的痛苦:“[她]感到内疚,因为她只是在她姐姐临死前才对她展示出关心…现在的她试图成为查找真相的侦探,这样她就可以消除她的内疚。Se-oh,在她的部分,集中描写她跟踪,计划杀害那个羞辱并谋害她父亲的讨债人。她的愤怒是难以形容的…她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爱的了。
 
“虽然Gi-jeong和Se-oh感到十足的愤怒,内疚和恶意,但拥有一个更光明的未来似乎是可能的。即使是一心扑在谋杀上的Se-oh,也能窥见未来美好生活的轮廓:‘生活中充满了小小的快乐,这些快乐来自于知道并非所有的人都热衷于构陷别人的事实。’‘对于这两个人来说,实现这样一个现实是否太晚了?’这些问题充斥在这部引人入胜的存在主义惊悚作品中。”
——Tom Nolan, WSJ

“朴慧英绝对是我最喜欢的韩国作家,她的新书轰动一时。”——威尔•希斯,Books & Bao
 
“带有道德和犯罪色彩的神秘叙事风格…你会发现你自己被这些人物牢牢抓住,关于他们如何与失去的亲人,面对的重担和他们的日常生活的忧郁做斗争。”
——Cracking the Spine

“一部引人注目的惊悚小说,用熟悉的故事框架来审视悲伤,塑造我们生活的方式。”
——Cyn's Workshop

“这是韩国作家的又一部优秀小说……这是一个讲得很好的故事,有曲折和意想不到的反转。”
——The Modern Novel Blog

“《直线定律》提供了两篇截然不同的故事:一篇是一位患有恐旷症的年轻女子和她的父亲住在一起,另一篇讲述了一名疲惫不堪的学校老师的故事。这两种叙述起初似乎是两条平行线,相隔甚远,毫无关联。但是,随着故事的发展,这些线开始面对对方,并最终以意想不到的方式交织在一起。 

这两个故事从一开始就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对死亡的探访。Se-oh,我们的紧张和胆小的年轻的主角,因为工作出差,回来发现她的房子被火焰吞没,火灾也烧死了她的父亲。Gi-jeong,处于困境的高中老师,也遭受着痛苦的失去,她接到一个电话,她的姐姐被发现淹死在另一个镇的河里。

小说的开头,我们在这两个女人的生活之间穿梭。我们看到Se-oh的害怕和胆小,害怕外面的世界并因此而崩溃,但她被迫要离开家。我们看到Gi-jeong挣扎在施虐狂同事和一名混在小偷团体中的学生之间,这个学生却经常给她带来偷来的礼物。这两个女人的塑造是有血有肉的,足够我们在心中形成一个具体形象,并与他们的怀疑,偏执,和愤怒情绪相连,从而感同身受。

Se-oh被告知,她的父亲为了摆脱堆积如山的债务而纵火,但偏执的Se-oh认为,火灾可能是那名讨债者的“杰作”,她发誓要报复,并开始跟踪。Gi-jeong对不知道自己妹妹可能自杀的真相感到内疚,希望通过追踪Ha-jeong的生活来减轻这种内疚,但她对Ha-jeong的生活知之甚少。从这里开始,这两个故事如何开始重叠和交织是本作在叙事探索方面的杰作。朴慧英完美地完成了这个故事,但更重要的是,她用紧张的节奏带动了整个叙事发展。这两个平行的故事就像钢琴家的手一样移动:同时工作,敲击不同的音符,但和谐地创造出一种迷人的声音。作者是钢琴调音师,努力工作以确保每个音符都以尖锐的强度和重量击打。

悬疑小说给读者提供了一种独特的体验:像坐过山车一样让人兴奋不已,但必须让读者保持在一种不断变化的恒定体验中。然而,朴慧英的作品中,《直线定律》要比这复杂得多。毕竟,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一对完全独立的叙述。当然,从一开始白纸黑字就写着两则故事将不再分离;否则,还有什么意义呢?它们就像两篇中篇小说被装订在一本书里一样。但令人印象深刻的并不是两篇故事开始交织,也不是它们是如何交织的,而是在叙事冲突中爆发出来的主题和问题。

从这两个故事的重叠中诞生的是愤怒和侵略性的政治主题,厌女和控制,年轻人(尤其是女性)的脆弱,金钱的腐败力量,通过恐吓和武力获得的成功。这是一本关于权力的书,它以无数的方式腐蚀着那些拥有权力的人和那些受到权力威胁的人。《直线定律》以一种非常直白和直接的方式探索权力动态,甚至在更微妙和沉默的时刻一针见血。

朴慧英是黑暗体裁写作领域的革命性人物。幽闭恐怖的心理恐怖的《孔》把趋势和画出逻辑极端,捕获它的主角不是一所房子或一艘宇宙飞船在自己的身体,无助和孤独恶棍只揭示了她真实的恐怖当他无法逃脱,甚至移动。同样,《灰烬与红》是对弗朗茨•卡夫卡的一种大胆而勇敢的致敬。这不仅是一本卡夫卡式的小说,而且是一本对主题和思想非常自信的书,这本书可能是卡夫卡自己写的。

鉴于作者如此有能力并且愿意采用既定的主题或体裁并用它来做一些新的尝试,因此她在这里所做的工作同样出色也就不足为奇了。朴慧英的写作方法大胆地指出:如果在这种类型的作品中似乎没有足够的空间来容纳我的作品,我会打倒墙并腾出空间。

《洞》(The Hole)采取了幽闭恐惧症的心理恐怖的优势,并将其推向逻辑上的极端,并非将主人公困在屋子或太空飞船中,而是困在自己的身体里,无助而孤独,只有一个反派,而反派是一个只有在主人公无法逃脱甚至无法移动的时候才会显露出真正恐怖的恶棍。同样,《灰烬与红》向弗朗兹•卡夫卡(Franz Kafka)大胆而勇敢地致敬。这不仅是一部卡夫卡式小说,而且一本书的主题和思想都如此有说服力,以至于不熟悉朴慧英的人甚至会以为是卡夫卡本人写的这本书。

但是,大胆和粗暴的主题和思想并不意味着这是一部完全新颖的小说。《直线定律》本身并不能在概念上取得成功。正是这些人物和故事承载并孕育了这些力量,偏执和恐惧的观念使得它完美地运作。Se-ho和Gi-jeong都是具有明确的动机和个性的女性。但是她们也没有平等的地位。用这样的方式来描写Gi-jeong,是几乎不需要任何背景知识的。另一方面,Se-oh如同一张白板,也是一个神秘的主角。揭露她的故事也揭露了Gi-jeong的个人奥秘,这才是真正将这些女性绑在一起的东西。他们既是主角,又处于完全不同的故事背景,这一事实为他们的叙事线索增添了令人愉悦和令人满意的活力。”
——Will Heath, Books & Bao

相关资料

版权状态

版权已授:德国

获奖信息